道姑妙妙

三菱i【视频】【文化】安元昌:《路过花开的思南》,一首歌和它诞生的背后故事……-明珠思南

【视频】【文化】安元昌:《路过花开的思南》,一首歌和它诞生的背后故事……-明珠思南

路过花开的思南MV



前几年里,高晓松在电视里说了一句: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后来,这句话鬼使神差地,无凭无据,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这样出现在你我的世界里,火得不行,段子手引用,表情包配图,一段时间内各色人等纷纷转载至微信朋友圈,借以证明自己有情怀,懂文艺,能见花流泪,可对月赋诗。
但我觉得对于一个不缺文思与梦想的人如我来说,这句网络流行语似乎应该颠倒过来说更为妥帖些,那就是,生活不止是诗和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

记得好多年前,台湾诗人余光中先生来大陆搞文化交流,在当天中央电视台早间节目《东方时空》里,水谷幸也主持人张羽播报这个新闻时开口就引用了梁实秋先生那句颇为有名的话,即“在历史里一个诗人似乎是神圣的,但是一个诗人在隔壁便是个笑话。”
我不禁哑然失笑,会心处,脑海里电影一般浮现一些身边的“诗人”的生活场景来,对应过去,似乎都能印证梁实秋先生这句话的高妙之处。试想,当你隔壁那个炒不好一盘蛋花饭,买菜总被菜贩子坑秤,眼镜腿总有一侧耷拉着,鼻孔毛黑而长甚或时不时地挂了点鼻涕,给你感觉是神经病带点偏执狂的邻居竟然就是某某杂志上你耳熟能详且奉若神明的某某诗人,这种情感认知上的落差是多么让人感觉滑稽讽刺到难以接受。

这当然不是绝对化的,要不梁实秋先生也不敢这么说,那可是要得罪一个群体的事,他腕儿再大,名声再响也担当不起这个恶名,还有,以他的德行与人品,如出于恶意,断然他也不会把话说得这么尖酸刻薄。我们都知道,这是他一个善意的玩笑。
路过花开的思南
话说回来,能写出《乡愁》这样的诗的余光中就算生活在你的隔壁,肯定也不会是一个笑话的,他已然名满天下,功成名就,衣食无忧,生活富足。但我要说的是,身边更多的诗人,为了不至于活成隔壁邻居的笑话,都和我一样,真的是需要把高晓松那句话反过来理解——生活不只是诗和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
正如恋爱时总想着王子与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这样的故事,而结婚后就会悟出,关于爱情,世间最美的童话,不过是一起度过那柴米油盐的岁月……

路过花开的思南

当这首《路过花开的思南》今天以MV这样的形态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呈献在你眼前的时候,恰逢我此前不久刚出版人生的第二本书,即《手写的思南》。第一本是长篇小说《抚爱的折痕》,那是二零零八的事了,一晃十年过去,似水流年,过隙白驹,满满的年代感冯佳怡 ,其间的辛酸今天来看已然成了生活中能够承受之轻。
便算是极好的事,可以矫情地说一句那是人生第一次跟命运的角力,找的是那份感觉,要的是那份情怀了。那一次梦开始于篮球,书多半是送了出去,到今天已然没有多少的库存钧天舞,但要说累计获得的回报,我只能呵呵一声说:谈点别的好不?
网络上常有某某作家凭一本书的版税过上了食有鱼出有车腰缠万贯家累千金的新闻,于是很多的文艺青年便受到了激励,以为凭自己肚子里比别人多有的几颗墨水,便可以开始弃眼前的苟且为敝屣了,从此踏上诗和远方的征程。

不能说这有什么不对,毕竟说天道酬勤有志者事竟成,但过于理想化的生活方式有时也会让自己在现实这堵高墙前碰得鼻青脸肿,毕竟生活不是一道数学题,只要计算没错,谁都会算出一个相同的得数望月简谱,要不海子怎么会生无可恋,顾城怎么会因爱成恨呢。
正如买彩票,人们都只记住了那些中了大奖的幸运儿妖娆殿下,媒体出于制造吸睛效应,也只把这些幸运儿偶然的一个幸运事件放大了推送给大家看。更多的芸芸众生只能跟着乐府吟一曲:“日出入安穷?时世不与人同。故春非我春,夏非我夏,秋非我秋,冬非我冬。”
《手写的思南》是一本用手写的书,这源于自己对自己硬笔书法的自信。我根据田永红先生编著的《思南文化辞典》,按古迹、文物、味道、人物四类精选了近百个词条,然后用1.0与0.7号的中性笔写了出来林希微,自己给它定义是一本手写的本土书籍,其实呢也可作为一本硬笔书法行草书字帖来看。
当时就有一个想法,为了眼前的苟且,我这本书出版后应该可以开发出一点隐藏在其背后的功效,即能证明一把自己的人生定当是寸有所长的人生,是锥处囊中的人生。
所以,当《路过花开的思南》从词到歌的过程完成后,我并没有急于发布出来,因为从证据学上来说,孤例是不成证的置之不理造句,单纯的一首歌,人们看不出你有何尺寸可取之处。

《路过花开的思南》是二零一七年下半年写的,某一天里,突然看到一个信息说当年的年末,将要举办全县的旅发大会西平天气预报,相关单位已经在开始征集一首县歌了,而且,假如有幸,这首歌能在本次的活动中脱颖而出鳌头独占,还将获得十万元的现金奖励。
为了眼前的苟且,我确信自己当时是怦然心动了。于是常常呆坐在办公室的窗前,调动所有的文艺细胞,开始想象一切关于思南的美好要素,我准备不揣浅陋,也厕足染指于这一次活动中来。
关于思南的歌曲,我们已然听过很多,而且很多歌的词曲创作人,都有着圈子内教主或大神的身份,能量自然不可小觑,他们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出场一般是由当地相关方在某次活动或某种急需的场合去拜揖恭请而来,一般人不敢批其逆鳞,相关方只会敬如上宾,一场活动结束,酒足饭饱之余,还名利双收。
倒不是羡慕嫉妒恨,只是觉得,这世间人情物理苏星柏,还真是走不出一个马太效应,那就是,越有的,还要加给他让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有的也要拿过来。资源分配不公,所受关注不等,底层人的努力是那么地容易被人选择性地忽视。比如,就歌曲创作而言,思南的祝修明先生,每年默默地创作了那么多的曲谱,而且声名远播,威望素著;吴明洋同志,几乎每一次歌舞晚会上用的旋律都出自于他的编曲制作;邬光明唱歌,罗方珍唱歌,田莉玲唱歌,都有良好的口碑在民间公主岭一中,可是我们似乎从未对他们优礼有加过,只是觉得这是他们应尽的本分。
但教主与大神也有水土不服的时候,比如那些应景或定制的歌曲,还有几首可堪称为经典留在民间呢?同一个套路,同一个模子,把思南的各种特色产品、风景人文一顿杂烩,不走心,不入脑,不传情,这样的歌曲,留不下也在预料之中的。能说好的,大家耳熟能详的除了《思南姑娘大脚板》就是《花灯姑娘》了,但这两首歌,都不是在重奖之下诞生的,他们来自于真正的懂思南,爱思南的人。

就这个角度来说,懂思南、爱思南,我比其它的冲着这大奖来的任何一个应征者都有先天的优势,于是,自当奋发有为,哪敢自暴自弃。
终于在某一天里乌克兰大饥荒,突然想到了自己拍人生第二部微电影时候,总有一个画面挥之不去,那就是女主人翁来到思南——当然这是有原型的——跟意中人理性地见了一次面后,怀着一种不舍与依恋之情离开时,孤独地行走在长长的乌江桥上,这画风是我见犹怜的唯美而凄清。这一个场景打动了我,让我灵光一现,于是觉得杨一方,我写思南的歌不能再落俗套了,就按这画风设置一个故事:一个女生,因为爱情,从远方来到思南,意中人移情别恋,避而不见,心灵受到了伤害时,路过花开的思南,突然间获得了慰藉德州一中,找到了寄寓,缤纷世界,岁月静好,美丽的思南,是心灵的庇护所,是情感的皈依地,是肉身的菩提树。
于是灵感迸发,文思如涌,熟五斗米顷,一首《路过花开的思南》歌词诞生,顾盼自得的同时,我把它发给了祝修明先生,期待得到他的认可,并能拨冗为之谱曲。时间未久,果然有好消息发来,谱曲版的《路过花开的思南》出来了。随后,我把他发给了好友吴明洋,期待他能为之编曲,时间未久,又有好消息传来,吴明洋同志为之编了曲,还动用他的人脉,请到了田莉玲老师为之演唱。于是,在短短的两三个月里,这首歌得以以音频的形式呈献出来,成了一首真正意义上的歌曲。

我确信只有几天的兴奋感,随后思想上又陷入了一种无法自拔的迷茫,我想到每一年里,这样的只有一个音频格式的歌曲,数以万计地产生南国英雄传,七八兆的数据流量,放在哪里都是那么地不打眼,人们还未来得及给予充分的关注,就已然如同一粒尘埃消失于无形。于是觉得,这样不可以,三菱i必须要给这首歌配上画面,做成MV,要有听觉与视觉的双重保障,才可让它的生命力更加的顽强。
只是当年已经错过了花季,找不到与主题相合的拍摄点,于是只好隐忍住急于推出的冲动,静下心来等待来年。
好在四十岁后的光阴,从来都是荏苒如梭,不觉就来到二零一八年的春季,晃眼间,听得塘头大坝的油菜花开了,沙沟那儿的樱花也开了,所有该在春天开放的花都开了,此情此景不可辜负,于是又急忙邀约一班搞视频的朋友,请了一个长得漂亮的姑娘来做情景演绎,连续奋战了一周,终于拍摄完所有的素材,再经历一周左右,制作出一个MV的成品。
累么?当然。惊不惊喜?当然。快不快乐韩艺璃?当然。为之而四顾,为之踌躇满志。
但几天的新奇感一过去,突然就想到一个现实的问题,这么辛苦弄出这个东西,耗时耗钱耗心力,在满足了自己“诗和远方”的激情梦想时,还能给自己带来一点“眼前的苟且”么?
想着想着,这一种肉身对灵魂的诘问就越来越想知道答案,在未有答案之前始终不能释怀了。

于是遍阅自己的朋友圈与社交圈,试探性地找到诸多自认为最宜互助协作的生意场中人,看能不能让对方出一点小钱,以出品人的方式,让他们的公司或产品的形象展示在这个MV里。
我知道自己不算个角色,位卑言轻,无足轻重,如从情感投资这个角度没有人会予以考虑,如从威权屈服这个层面也没人会买单,我想到自己刚出版的《手写的思南》这本书,当初出版时不就想到了要开发一点隐藏在后面的功效么?于是,我在朋友圈里晒,也在去找人商谈的过程中先签名送一本这书,希望能给自己加一点印象分,也为展示自己的才情多一份筹码,毕竟我在前文说过的,孤例不成证,就一个歌,谁相信你的才情值得尊重呢,弘一法师如果仅仅是当了一个很好的佛门释子今世缘等着我,那他肯定也不会如此的名重天下。
个中细节,此处省去一万字,只能说当今做企业的,在这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大家都难,他们都顾不得“诗与远方”的事,他们也要为“眼前的苟且”而活。

就在行将放弃,决定鼓起勇气把一次次的碰壁了断成一次不成功便成仁的悲壮结果时,剧情却没一点梦兆地来了一次暖心的逆转。二零一八的五月的一天里,因一些杂事来到了思南农商银行的大厅,在办理相关业务的时候,冥冥中有一种缘分使然,在这里遇到了农商行里的明白灵副行长,他敦厚朴实,热情洋溢,在问及我办理的业务时,还说到以前曾听说过我的名字,看到过我的一些不同类别的文艺作品,他热情地邀请我到他办公室里坐坐,并为我泡了一杯热茶。
这时里,突然又想到了包里带着的《手写的思南》,我拿出一本相送,并签上名,请其指正。
明副行长翻看了一眼,微微颔首,表示喜欢,气氛便越加的融洽,于是相谈更欢,在此时,我突然又受到了鼓励,想到了《路过花开的思南》不是在寻找合作方么,思南农商银行在我的记忆里,一直以来,都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担当,和一份浓浓的故土情怀,在我有限的记忆中,思南好多次的大型文艺活动,都有着他们无私而慷慨的资助。想到这,我鼓起了勇气,拿出了手机里存储的MV视频,自告奋勇地推荐给他看,然后谈到了我在寻找合作方的愿望。
明副行长听明意思,来了兴趣,说要把我的作品推荐给行长,由领导来定夺,说着便带着我来到行长办公室,把我介绍给行长认识后,继续作热情洋溢地推荐。
仍然是先送一本《手写的思南》,在赢得尊重的同时谈及自己的目的。
行长姓余,名光华,面善心慈,耿直豪爽,听明来意,看了作品,立马便有了合作的兴趣,答应给予一定的资助,但一切要按规范的程序来执行,请我回去后静候回音。
后来,就是诚如你所见,这作品里就有了思南农商银行出品的字幕,勿庸置疑,合作愉快。
老子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刚信以为真呢,遇此一事,又不由深信于庄子的: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天地岂私贫我哉?

虽如海子所说,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但至此又转而明白,如果没有诗和远方,还谈什么骄傲和信仰。
好吧,至此终于相信,莫道冠儒误此生,从来读书不负人。只是,不管我们有怎么远大的梦想,我们都要学会为现实的生活打拼,用今天比较装的话说,就是走好人生的第一步。别问永远有多远,只信未来已在来。
二零一八年,一个有着“诗与远方”梦想的人,在追求“眼前的苟且”时,遇到这样一波三折,柳暗花明的曲折经历,在感谢思南农商银行的同时,观初夏草木蔓发,念现世岁月静好,唯恐此情不达人间世,唯恐此事竟至子不语,心心念念,怊怊惕惕,反躬自省,是以为记!(安元昌)
注: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总 编:王 芳
策 划:晏叶飞
执行编辑: 王永美
©